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桐听风

所想、所做、努力所追求的,不过是为了务实、踏实而平和、安定的生活。

 
 
 

日志

 
 

[原创] 我是异乡人  

2008-04-28 22:46:00|  分类: 山边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是异乡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写在前面:

   ——请不要把这些文字等同于作者自身经历。 

 

  思想太多,令我变成了一个行动迟缓的人,决定开始行走,从客居的异乡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异乡人。

  里面总是插着一支笔的日记本,还有那本颇具份量的《亚洲史》,最终被一起塞进了背包。

  背包挂在肩上,是沉甸甸负重的感觉。

  坐早上8:00的长途大巴,这样的季节和时间,车上是空荡荡的,我把背包就放在旁边的坐位,靠在上面睡觉。

  浑身无力,头脑昏沉,我睡的并不好,但几个小时的半梦半醒还是给我换回了一些精力。醒来后饿了,吃牛肉干和饼干。超市买的水,盖子好紧,左扭右扭也扭不开,最后牙齿帮忙,咬着盖子,两只手才扭开瓶子,喝到水。

  最近,变得越来越期待这样的孤单和自由,所有事自己思考,自己动手,这让我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需要被照顾,也不想再被什么牵绊,也习惯了不再做这样的期待。人与人之间过分甜蜜没有距离感的亲密,有时令我透不过气来,也许不久后我更会习惯与进入我生命的人们,平安相处,平静放手。

 

  大巴车正行驶在高速路上,车窗外是连绵起伏的,坡度和缓的山坡,我拉开被紧掩的窗帘,正看到一株株开着淡紫色花朵的梧桐树,在山间到处隐隐现现,开得寂静美丽。有时是黄色、白色的不知名的花丛散布在山坡上,正是最适宜的季节,它们汁液饱满,枝条挺拔,在寥无人迹的地方,开的寂寞而又繁盛。

  大巴车在中途停在服务站,我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端详自己的脸,一双平淡而隐含锋锐的眼睛,寂静深秘,也从镜子里兀自望着我。

  远山环绕,一条高速路从山中劈开,延伸而去,路旁修葺平整的水泥地面,有几幢钢筋水泥的建筑。我在这陌生的地方行走,长发在风中飞散,一身休闲装,如这山野的风景般散淡。一生中已不知经历了多少这样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我常常这样在行走的途中下车,短暂停留,从来分不清它们一个和另一个有何不同。它们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寂寞的,到有车辆停留,涌下一些人,而后又呼啦啦走掉。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吧,有时喧嚣,有时寂寥,一些人进入而后走掉。有停留下来的,他们平凡的守在你身边,平凡的几乎会被你忘掉他的存在。而那个你希望他为你停留的人,他却有着自己的方向,就算你落泪心痛,他依然要走掉……,大部分情况,你希望他为你留下的那个人并不曾到来,等到的那个人他来的时候,他也许为你的存在欣喜,欣赏过你的风景,他却不能为你留下……

  服务站偶尔开进一辆私家车,车上走下衣着入时的女子,背带短裙,高靴,白衬衣。我端详她的举止衣着透露着极其依赖那繁华拥挤的现代都市的痕迹,在这空阔寥落的地方,已显得是如此的不谐调和没有必要。她感受到我的注视,开始骄傲作态的低头打量自己的打扮,人就是这样,一有机会就张扬出虚荣,最终思想和心灵都被囚禁到牢笼。

  大巴车又开上高速路,逐渐加速,在那城市森林里到处寻访不到的梧桐树不期的在路上不停闪现,竟有一片片开的繁盛致极的梧桐林,参差的布满了山坡,那总是忧伤寂寞的淡紫色芳华,竟开出繁华鼎盛。在高速路边上修筑的坡顶上,山凹里,偶尔出现的村庄里,大片的深密碧绿的白杨林里,有时一棵两棵开花的梧桐树洁净、明亮的闪现,接着突然出现一片开阔地,像世外幽境般的出现密布山野的梧桐花海,令我看的痴迷了。拿出相机,隔着车窗,拍下模糊的景色。车速太快,拍到的往往已不是眼睛刚看到的景致,或者在刚要拍时,已错过了那之前的盛景,但终究是有了几张满意的。行走的途中,我开始学习习惯放手那些必然要错过的,而不是像幼时离家时,妈妈放开我的手的那一刹,哭到天昏地暗,肝肠寸断也不肯舍的纠缠。行走,行走,反反复复经历那忍痛放手的折磨,让我明了,放手,放手,疼痛不舍的放手,是行走的途中必须的习惯。

  梧桐树的景致终于是过了,接下来是常见的原野景致,麦田,远山,一片片培植的小白杨树的树林,在这样的季节,它们各有自己的繁华美丽,但不像梧桐花树那样能引起我的痴迷。

  我一路上都趴在车窗上注视着窗外变换的景致,偶尔在行驶的车上透过车窗拍下模糊的景色,然后趴在背包上被颠簸着写下潦草的字,这令我有了头晕并想呕吐的感觉。

  大巴车上坐着在从出发的省会城市打工,现在又从这大都市将赶往一些乡镇的人们。他们咔啦,咔啦旁若无人的嗑瓜子,垃圾桶旁边被扔了一大片瓜子壳。他们大声聊天,讲枉花了二十、三十块钱的牢骚,而后突然陷入寂静,张着嘴,仰靠在座椅上,以不加约束的放肆姿态睡去。这是一些简单、朴实、平凡的人们,他们有易于产生,也易于被平复的情绪,不同于长期生活在大都市里,并有资本虚荣的人们那样心思细密而又诡异多变,他们也许衣着粗陋,有着不太“文明”的行为举止。

  而这段时间,我也成了一个心思细密,情绪诡异多变的人,为了留住那偶然进入我的生命,却本就不可能为我停留的人,我被恶劣的情绪控制了,健康和思想都被控制了。其实早就知道,那精心打造的铠甲,是有一点切入灵魂的温柔就足以令它粉碎溃散的,可终没避开那一支无的之矢,令我变成了任何一个希望被溺爱的女子那样的无聊和矫情,一味诉求期盼,只是骄傲从未让我把求你为我留下的话说出口而已。虽然我并不曾奢求太多,只是希望能常常感觉到他的存在就够了,而残忍的人终是一步步淡出了我的生活,再不肯出现,我变的比任何一个怨妇一样的无聊,并且可耻的是,我无法停止思念。而思念毁了我的睡眠,在它就要再侵蚀我的健康时,我开始行走。能不能放下的都只能放下,带上简单的行装,看着一路令我痴迷的风景,它们出现又消失,出现又消失,我要让自己明白,放手,是残忍而又必须学会的事。我要在距离之外回想那我被禁锢在狭小空间和思维里的思念和自我折磨是多么可耻和无聊。对该放手的心痛不舍,最后便演变成这样的无趣纠缠……

  世事为什么总是这样,没有人故意犯错,却有人被受重伤。

  就像幼时被寄养的经历,终是不能听凭理智说服的,成了生命的烙印,让我再不能对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无间的相处产生安全和信任,虽然这常常是内心无比的渴求期盼。一旦有人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情,温暖与疼痛就会同时伴生,一边想留住,一边又用这种感情来伤害自己,也许同时也伤害了那个想给你安全和依赖的人,但我再也无法变回一个没有伤痕的温暖美好的女子。也许正是这样,原本一份好好的感情被弄糟了,也许,我受伤、流泪,原本都是自己造成的。可是,有些伤痕一旦产生了,就真的再也无法抚平,任你用更长的岁月想疗治,不过是徒劳,而岁月只是让我学会了,平静注视它的存在和因它的存在而时时产生的疼痛,只是学会了不再做徒劳的挣扎诉求,也不再做期盼。

  其实,自小就不是一个能让人省心的孩子,三岁之前就经历了数次命定般的生死舛数……,在妈妈的记忆里,只在六个月大之前,我是个温暖美好的小生命,不哭不闹,温柔安静的注视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安静睡觉,安静醒来,眼睛闪亮的顾盼周围的任何响声和变化,自娱自乐的欢笑,挥动稚弱的拳头……

  也是在只有三个月大时,就令妈妈惊奇的发现,我已能准确的反应她的情绪变化,随着她的笑或生气,生动的笑或迅速绷紧了小脸儿……,而如今,我要改变这在三个月大时就出现的生命本能,学会淡定的看待人生的悲欢离合,也许也要真的学会不再轻易笑和流泪哭泣。

 

  夜色已昏暗,我坐在一辆换乘的中巴车里,仔细辩认出接我的朋友站在路口的身影,她开摩托车载我到她的家。

  身体并不累,可我发现那如影随形的忧郁却一直跟随着我,并没有被速度和距离抛开。

  深夜,我看着房子朝南的木格子大窗户外的光亮和树影,无法入睡,泪水流了一脸,身体蜷成虾一样的,被子里的温暖并没有放松身体,没有暖热心里的郁结,理智和感情还是一样谁也无法说服谁,我跑到这遥远的异乡,依然像每个夜晚一样在痛苦流泪。

  睡着时,可能已是凌晨。

 

  [原创] 我是异乡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原创] 我是异乡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原创] 我是异乡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写于2008年04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