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桐听风

所想、所做、努力所追求的,不过是为了务实、踏实而平和、安定的生活。

 
 
 

日志

 
 

不唱到哭不退场  

2014-07-30 10:5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酒红色的心》这首歌有一段时间了,

呢哝喃语,带着微醺酒香,温暖而有生命力,

黯黯光影,迷离着醉人酒红色调,如同春光暖意醺人。

 

不过,这首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

都应当是春天听着更合适哞~~~ 不唱到哭不退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如今这暑热酷夏 不唱到哭不退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酒红色的心~~~~~~~~~~~~~~~~ 

 

 还有一首,也喜欢,怎能不喜欢。

 

 

把MV作了截图:

不唱到哭不退场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

 

有时也会很喜欢这样沉郁沧桑的感觉,持续渐进、紧凑殷切的节奏,

歌词的节奏感和乐曲是如此谐和,不追究正邪对错,只关乎内心沸腾的热血和真切的期盼,

就像是会喜欢漫无边际的雪花飘飞的世界,

我喜欢这样生动到没有方向感的事物 ,不管它是欢笑还是泪水~~~

这让我想到西班牙《安魂曲》,我觉得它们属于同类~

调子是很灰暗,但是不要沉溺,偶尔听一听,觉得另有一种力量和味道。

(或者说,听起来都有点儿像在嘟嘟囔囔、嘟嘟囔囔、嘟嘟囔囔~~~ ^_^)

以前听这样的曲子,会沉溺进去,忧郁愁伤,无法自拔。

 

2014年05月19日 - 梧桐听风 - 梧桐听风

 

广阔的神魔分界线弥漫着阴暗\  挥之不去的记忆 冰凌花飘散\  谁在心头不住期盼 许下那誓言
只身穿梭大陆两端 满目的征战\  曾经浮现笑言 此时已不见\  是谁泪水滴落身旁 晶棺的边沿
风 将愁思吹散\  梦 可曾在改变?\  永无停息的征战\  是谁在耳边呼喊?
风 写下今世心愿\  梦 记录此生誓言\  在梦中轻声呢喃\  再会的期盼
美丽宽广的斯比亚 对垒的阵前\  无法忘却的是那 永恒的笑脸\  此时飘散的玫瑰花 如血般鲜艳

屹立在人类的顶端 将内心遮掩\  在心中许下的是 将世界打乱\  在迷梦中挥剑斩断 灰暗的苍天
风 将愁思吹散\  梦 可曾在改变?\  永无停息的征战\  是谁在耳边呼喊?
风 写下今世心愿\  梦 记录此生誓言\  在梦中轻声呢喃\  再会的期盼
剑 无休止征战\  人 不住的期盼\  伴随内心的呐喊\  已染尘埃的容颜
剑 是男儿的期盼\  人 可曾有所改变?\  心中意 立去斩断\  灰暗的苍天

心中意 立去斩断\

~~~~~~~~~~~~~~~~~~~~~~~~~~~~~~~~~~~~~~~~~~~~~~~~

 

 

歌曲:Memoria da Noite
乐队:Luar na Lubre
专辑:《Hai Un Paraiso》
地区:西班牙
语种:西班牙语
风格:民谣

歌词: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 幽灵放荡歌唱
黑色迷迭香绽放 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 信仰血色的月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长发的吸血女王 推开尘封的窗
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 清纯如少女一样 她幽怨的声线 与亡灵一起咏唱

心爱的人啊 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远处横陈的雕像 断臂隐藏在一旁
那是女神的狂想 用中指指示方向 红色的小花开在她的身旁 那是天堂

前面有一处深渊 小河淙淙流淌 鲜血一样的河水 灌溉嗜血的渴望
那是女王的汤盘 盛放变质的浓汤 她会掐断花的脖颈 问它是否哀伤

远方的爱人啊 是否记得我模样 我血流不止的时候 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日与月璀璨消长     我却只能见到月亮
她有教人沉迷的味道 血红的浓郁和银白的清香” 女王低声吟唱 断颈的小花躺在她的脚旁

它们喜欢阴冷的地方 隐藏在深渊枯树旁 每一个死寂的夜晚 聆听血液在地下隐秘的声响
它们喜欢诡异的咏唱 和死灵的歌声一样 唱的是奢想的报复 还是寥落的绝望

远去的爱人啊 你是否记得我模样 当我俯视我的葬礼的时候 为何没有碰上你的目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那里的花是一个模样 都在静静的生长
如果没有静谧的月光 怎会如此阴凉 破败的草地 散发腐烂的幽香

美貌的精灵 在宫殿秘密的徜徉 她们也在思念谁 带着回忆的哀伤
藤曼葱郁缠绕 隐藏复仇欲望 等待那天到来 品尝血一样味道的汤

最爱的人啊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等待爱的来临 我们被一起埋葬



嗅着血液的芬芳 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生命肆意生长 暸望无尽忧伤
花朵低头歌唱 歌唱不死主张

拥有曼珠莎华的地方 回忆一定在绽放 远去少年的背影 嵌在含泪的眼眶
没人祝福的爱情 不会因此灭亡 有人选择懦弱 有人决定坚强

蓝色忧郁的河流 可否洗刷过往 亘古的约定 可否有人坚守不忘
软弱的借口 和随意的敷衍 扼杀了一朵美丽的花
那美丽在等待中枯萎 变成伤变成恨 变成血腥的渴望

我要找到他 无论他是否变了模样 我会记得他的眼神 曾经那样清透
我会记得他的誓言 曾经那样响亮 我会记得他的背叛 曾经那样让我离去的仓皇

他已经离去 用我温柔又冰凉的掌 他会很幸福 因为没有了我的阻挡
我重新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因为爱 我放弃了自己 又一次独自在阴暗徜徉


可怜的女王 和她的花儿一样 最终选择 独自喝下那一份血一样的汤


亲爱的人啊 不论你去向何方 请无意中想起 你曾经美丽的新娘



Madrugada, o porto adormeceu, amor, a lua abanea sobre as ondas
piso espellos antes de que saia o sol  na noite gardei a tua memoria.

Perderei outra vez a vida  cando rompa a luz nos cons,
perderei o dia que aprendin a bicar  palabras dos teus ollos sobre o mar,
perderei o dia que aprendin a bicar  palabras dos teus ollos sobre o mar.

Veu o loito antes de vir o rumor,  levouno a marea baixo a sombra.
Barcos negros sulcan a maña sen voz,  as redes baleiras, sen gaivotas.

E diran, contaran mentiras  para ofrecerllas ao Patron:
quereran pechar cunhas moedas, quizais,  os teus ollos abertos sobre o mar,
quereran pechar cunhas moedas, quizais,  os teus ollos abertos sobre o mar.

Madrugada, o porto despertou, amor,  o reloxo do bar quedou varado
na costeira muda da desolacion.  Non imos esquecer, nin perdoalo.

Volverei, volverei a vida  cando rompa a luz nos cons
porque nos arrancamos todo o orgullo do mar,  non nos afundiremos nunca mais
que na tua memoria xa non hai volta atras:  non nos humillaredes NUNCA MÁIS.
non nos humillaredes NUNCA MÁIS

~~~~~~~~~~~~~~~~~~~~~~~~~~~~~~~~~~~~~~~~~~~~~~~~

 既然青春留不住,不唱到哭不退场……。

                                                                               ——李宗盛

 

 这是,与青春告别,还是打算了,准备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